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运管观察者札记

运管观察 交通评说 网文转贴 凡人杂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俗士:从电动车纳入机动车管理说起  

2012-09-06 22:42:39|  分类: 网文转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 昨天看到报道说:“《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》新国标9月1日起实施,时速在20公里以上、50公里以下,重量超过40公斤的电动车被作为轻便摩托车而纳入机动车管理范畴”。就猜到会有很多人因此大骂政府贪婪,只想着捞钱而不顾百姓的死活,云云。看了一下相关报道的评论、跟帖,还真没出我所料。大致的感受是有人支持,有人反对甚至大骂“政府想钱想疯了”之类的,好像反对者居多,大骂者甚众。中国政府是不是执政能力很糟呢?从当前的状况看,是无疑的;他们是不是很腐败、很贪财呢?我想,也是无疑的;它是不是不顾百姓死活呢?我认为,应该不能这么简单地说,有这方面的因素,但不能绝对。至少从“电动车纳入机动车管理”这一点上,就不能这么说,他们甚至可以说这样做恰恰是为了保障老百姓出行更安全,因为因电动车而引发的交通事故实在是太多了。于是,我们就有了一个问题,究竟应该如何看待这一问题?


  我想,对政府的批评应该要严肃、严谨、客观,太情绪化有可能使得政府出于好意的管理变得很难执行,更主要的还在于会激化、放大官民矛盾,导致不必要的麻烦。而这与我们批评政府的初衷是相悖的——我们批评政府是因为他们在某个事情上做错了或者没做好。如果他们的某一个执政行为是有益,那我们不但不必要去批评还应该鼓励。


  据我所知,电动自行车,从它在中国一问世,其身份就是一个令人头痛的事。按理,它应属于机动车并纳入机动车管理。但这样就会因机动车管理的复杂而失去大量的消费者,这一方面不利于这个行业的发展,更主要的是广大的普通老百姓也很难享受到这一技术进步的成果。在一段时间之后,国家把电动自行车归为非机动车,好像同时对其车速做了限制,大概是20公里/小时(我以前印象是15公里/小时)。这个速度比通常情况下人们骑自行车的速度要快一些,但不是很多,危险性也不大。我觉得这样的限制不说它合理至少是能理解的。


  有了这样的规定,人们就可以方便的拥有一部电动自行车了,于是需求旺盛,市场迅速发展。但是,许多厂商都把车速作为自己产品的主要性能大力宣传——快,似乎成了销售的决定因素。这样就导致了因电动自行车超速引起的交通事故大增,而且有很多是惨祸。后来官方对电动自行车生产做了强制性规定,要求所有电动自行车都要有限速装置,车速超过20公里/小时的就是不合格产品。但是,上有政策下有对策(这似乎是我们中国人的“优良”传统),生产商在限速装置的电线上加装了一个接点,起到相对于开关的作用:接上,限速装置就工作,拔下来,就无法限速。在销售时厂家和经销商都会主动告诉消费者,甚至帮助消费者取消限速功能。于是,电动自行车的限速装置就形同虚设成了完全多余的东西——除了增加成本以外没有任何好处,唯一的作用就是对付质检部门。


  厂商如此,消费者这一方也是这样,在他们眼里限速也是不能忍受的,快也是他们所求。而且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还要更快,于是经销商们就想办法为他们提速——好像主要是加配电池。记得以前和我们合作的一位工人对我说,两个电池电动车能跑到40公里/小时,他们那里有胆大的加配两个电池,能跑到50~60公里/小时。他还说,那种速度,刹车根本没用,急刹车只会使得电动车翻滚出去,所以一般遇到人或者对自己不是很危险的情况,他们都不刹车直接冲过去。


  这些是我年对电动自行车的了解和印象,可能不一定准确但大致不错。


  随着电动自行车越来越摩托化,它也越来越脱离人们对非机动车的理解。所以,我认为,这次国家把电动车纳入机动车的范围进行管理也可说是无奈之举。而且,他们也并没有封杀电动自行车,只要符合标准还是可以按非机动车使用,人们还是有选择的。但却遭到很多人的反对、攻击,甚至谩骂。在这些人眼里,政府这个决定限制了他们的自由,侵害了他们的权利。因为,他们既想享受非机动车管理的便利,又想得到机动车的功能,却无视交通安全。然而,他们的自由的代价是权力的扩张,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:政府又多了一个敛财的途径,警察又多了一个敲诈勒索的渠道。


  前些天,看到有帖子介绍日本的“城管”,大都是退休的老人,他们的一项工作就是管理、制止在街道上抽烟的人,因为很多街道是禁止吸烟的。有网友感慨说,事实证明中国是最自由的国家。这位网友说得是有道理的。


  我一直认为,与现在流行的说法是不同的,非但不能说中国人没有自由的意识,而且可以说中国人骨子里是对自由有强烈欲望的——有一种摆脱一切束缚的欲望。这种欲望是很强烈的。它反映到现实中,就是中国人普遍缺乏规则意识,有一种把一切规章制度变成一纸空文的能力。事实上,中国在两千多年前就结束了奴隶制而进入了自由农耕时代,人们的思想中是不可能没有自由意识的。除去政治层面的自由问题不论,我们常常感到中国不自由的原因很大程度恰恰是我们太自由了。我们无拘无束的行为导致的结果是混乱,而不是秩序,而真正的自由源自于秩序。有人说瑞士之所以能成为世界上最自由的国家,恰恰是因为他们有世界上最多的法律规定。他们的法律细到我们无法想象,甚至在我们看来许多是很可笑的规定,也许把瑞士的法律运用到中国,我们都不知道该怎样生活了。而我们相反,在中国遵纪守法是会被耻笑的——迂腐、不会变通、傻,等等。


  可以说,中国是自由放任主义的重灾区,但这些年中国的主流的自由派精英却把自由放任作为自由的目标,这除了会导致雪上加霜的结果还能有多少进步意义呢?


  自由放任的结果必然会导致混乱,而混乱的社会就必然会有恢复秩序的要求。然而恢复秩序有两个路径,一是法治,一是仰赖权力,而我们中国人又恰恰无视规则,藐视法律。所以,在中国有着滋生权力的肥沃土壤。所有的腐败问题,以及以前我谈过的食品安全问题,超载问题,双黄线、闯红灯问题,和今天谈的电动自行车问题,莫不如此。


  诚如阿尔贝·加缪所说,反抗的本质是恢复秩序。因而,我认为,我们既要不断地诉求我们的政治权利,也要在日常生活中约束我们的“自由”——在某种意义上讲,约束了自己也就约束了权力,而放纵自己只会滋生权力,至少也是在给滋生权力的土壤浇水、施肥。( 来源: 共识网   作者:俗士 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